静心和说话
来源: 网络   发布时间: 2012-08-23 11:21   2441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浙江自然辟谷养生减肥

 

说话和静心
 
我说话的方式有一点奇特,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人像我这样讲话。

就技巧上而言,那是不正确的,因为那几乎要花上双倍的时间。
但不同的说话者有不同的目的,而我的目的完全不同于别人。

他们说话是因为他们早已经准备好要说话,所以他们只是重复那些事先演练过的讲稿。
其次,他们说话是为了要把某种特定的思想、概念灌输到你身上。
第三,对他们而言,演讲是一种艺术,所以他们会不断的修饰他们的讲稿。

而对我而言,我不是他们所谓的演说家或雄辩者,
说话对我而言不是艺术,也不是技巧,
事实上,我说话的技巧每天都变得越来越糟糕。
但我们的目的是完全不同的,
我并不是要操控你而想要而使你印象深刻,
我说话不是为了要说服你,达到某种目的,
我说话并不是为了要说服你成为一个基督徒、印度教徒或回教徒,
变成一个有神论者或无神论者。
这些都不是我关心的重点。

我的说话是一种针对静心所设计出来的方法,
说话从来没有这样地被运用过:
我说话不是为了要告诉你什么讯息,而是要停止你头脑的作用.
我说话从来未经准备过,
我自己都不知道下一个字会是什么,因为我也从来不会犯错。
如果一个人事先有所准备,他很可能会犯错,
而我从来不会忘记任何要说的话,
因为要忘记,一个人必须要先记得它。
所以我说话时的自由或许是有史以来从来没有人拥有过的。

我也不关心我说的话是否前后一致,因为那不是我的目的。
一个想要透过演讲说服你、操控你的人必须要前后一致,
他必须是逻辑化的、合理的,才能击败你所持的论点。
他正试着要透过语言来控制你。
 
我的目的是如此的独特:
我使用话语只是为了创造出宁静的间隙,
话语不是重点,所以我可以说任何彼此矛盾的话,任何荒谬、毫不相干的话语,
因为我的目的只是为了创造。

话语是次要的,在字与字之间的宁静才是重点。

说话只是我的一种方法,让你对静心能够有丝毫的瞥见。
而一旦你知道那对你而言是可能的,你就已经旅行回到你的内在深处了。

这世界上大多数的人认为让头脑宁静下来是不可能的事,
因为他们不认为那是可能的,他们不曾尝试。
如何给让人们体验到静心的滋味是我说话的最主要原因,
所以我可以不断地、永恒地说下去,
我说了些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给了你些许机会经验到宁静,
而那是你在一开始时有困难独自经验到的。

我没有办法勉强你宁静下来,
但我可以创造出一个方法让你很自然地宁静下来。
我说话时,在句子的中间,当你正期待另外一个字句出现,结果出现的却是宁静的间隙。
因为你的头脑正期待着要倾听,正等着某些事情出现,不想错过任何事情,
很自然地它开始宁静下来,
可怜的头脑能做什么呢?
如果你知道在什么时候我会有空隙,如果我告诉你什么片刻我会是安静的,
那么你的头脑还有办法思考,你无法安静下来,
你会知道这个片刻会有空隙出现,所以我可以和自己闲聊一下。
但因为空隙来的那么突然……
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在某些时刻停顿一下。

任何类似这样的况状,世界上任何一个演说者都会被谴责,
因为当一个演说者一再的停顿时,那表示他没有做好事前准备,没有做好的他的家庭作业,
那表示他的记忆力不可靠,所以他有时候找不出适当的字句。
但因为这不是演讲,我也不在乎会谴责我的那些人,
我所关心的是你。

不只是在这里,在任何地方,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
当人们倾听录音带或录像带时,他们会经验到同样的宁静。
我的成功不在于说服你,我的成功在于给你一个真正的体验,
让你对静心变得有自信,
让你不再认为静心是什么离奇虚幻的事情,无念(no-mind)是哲学的概念,
而是一种真实,是你是有能力经验到的真实,并且不需要什么特别的资格。

和我在一起,宁静之所以变得容易还有另外一项原因。
我是宁静的,甚至当我在说话时,我内在最深的中心不受到任何打扰,
我对你所说的话对我而言不是干扰、负担或紧张,我是全然放松的。
说不说话对我而言不会造成任何差异。
很自然地,这样的状态是具有感染性的。

但是我不可能整天说话,让你一直保持在静心的的片刻里,
我要你负起责任,而知道自己有能力宁静下来对于你必须自己一个人静心时有很大的帮助,
因为你知道自己拥有这样的能力……
而只有当一个人亲身经验过后才会知道自己拥有这样的能力,没有其他的方法。
不要把你宁静的责任都放在我身上,
因为那只会为你创造出困难。

当你单独一个人的时候,你该怎么办?

那会变成一个上瘾,
而我不要你对我上瘾,我不要成为你的毒品。
我要你是独立且有自信的,
知道自己能够自行经验到这样宝贵的片刻。

如果你和我在一起时能够有所经验,没有道理说你缺了我就无法有所经验。
因为我不是你宁静下来的原因,
你需要了解这整个状况:倾听我说话时,你把你的头脑放在一旁。

倾听海洋,或倾听来自云端的雷鸣,或倾听大雨的声音都会把你的自我放到一旁,
因为那是不需要的……
海洋不会攻击你,雨水不会伤害你,树木不会攻击你,你不需要做任何的防卫。

当你对生命、对存在如此的敏感敞开时,
你会不断地经验到这样的片刻,
很快的,它会成为你的生命。

不论你在家里、在工作还是在这两者的路上,
你可以运用任何一种声音、噪音,把它们视为一种回到内在宁静空间的机会